毛泽东选集语录001

谁是我们的朋友?谁是我们的敌人?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,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,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,以攻击真正的敌人。

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不是绘画绣花,不能那样雅致,那样从容不迫,文质彬彬,那样温良恭俭让。革命是暴动,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。

在土豪劣绅占权利的县,无论什么人去做官,几乎都是贪官污吏;在农民已经起来的县,无论什么人去,都是廉洁政府。

从前乡里人怕城里人,现在城里人怕乡下人,尤其是县政府豢养的警察,警备队,差役这班恶狗,他们怕下乡,下乡也不敢再敲诈,他们看见农民的梭镖就发抖。

菩萨是农民立起来的,到了一定时期农民会用他们自己的双手丢开这些菩萨,无需旁人过早地代庖丢菩萨,共产党对于这些东西的宣传政策应当是:引而不发,跃如也。菩萨要农民自己去丢,烈女祠,节孝坊要农民自己去摧毁,别人代庖是不对的。

不要农民会,只要关圣帝君,观音大士,能够打倒土豪劣绅吗?那些帝君、大士们也是可怜,敬了几百年,一个土豪劣绅都不曾替你们打倒!现在你们想减租,我问你们有什么法子?信神呀,还是信农民会?

许多县有打轿子的是,湘乡特甚。农民最恨那些坐轿子的,总想打,但农会禁止他们,办农会的人对农民说:你们打轿子,反而替阔人省了钱,轿工要失业,岂非害了自己?农民们想清了,出了新法子,就是大涨轿工价,以此惩富人。

中国历来只是地主有文化,农民没有文化,可是地主的文化是由农民造成的,因为造成地主文化的东西,不是别的,正是从农民身上掠取的血汗。

无情的地主总是要从佃农身上取得东西,却不肯花几个大钱修理塘坝,让塘坝干旱,饿死佃农,他们却只知收租。有了农会,可以不客气地发命令强迫地主修塘坝了,地主不修时,农民会很和气地对地主说道:好,你们不修,你们出谷吧,斗谷一工!地主为斗谷一工划不来,赶快自己修。因此,许多不好的塘坝变成了好塘坝。